沈青箩站在房间露台后,她可以瞧见顾少阳站立的模样,以及堆在他全身上下的层层白雪。

  即使站是站在门口,只要冷风稍稍窜入,她便要冷得发抖。屋子里都这么冷,那么站在雪地里的他,肯定是冷得刺骨吧……

  何况这雨夹雪。

  仍在疼着的心,有些软了。只是,想起他昔日说的那些狠话,他的不信任,他说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感情,眼眶又红了……

  她心疼什么呢?他站在那里久久不走,为的不过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要不是因为有孩子,他会这样吗?!

  是啊,就算她恨他,他不爱她,但终究他是沈萌跟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沈青箩豁然打开了门。

  沈萌、小梅、小海都站在她门外,沈青箩有些生气地说道:“我不是说让他他吗?”

  小海摇头:“主子说了,您要不原谅他,他就站着到您原谅他位置。”

  她恨恨的一咬牙,再也忍受不住了:“他到底想干什么?!”沈青箩恼羞成怒,直直往门前走去。

  小海抱着沈萌与小梅一起下楼,挤在门口偷听两人的对话。

  “顾少阳,你究竟要干什么?”她指着那个雪人,颤声骂着。“你不是说了各不相干,现在你站在这儿做什么?就算你知道我是怀了孩子,但他现在还没出来,你没必要在这儿演戏,他看不见!”

  满身是雪的顾少阳只是望着她,并不言语。

  这让她更气,眼眶儿却不争气的红了:“我不走了还不行吗?我带不走你的孩子我根本就没那个能力!所以你放心吧,你想怎么折磨我都无法反抗,你永远都是赢家。”

  黑眸紧盯着她,望着她苍白的花容,站了很久的顾少阳第一次动了,他缓缓走向她,对她抬起手。

  沈青箩却伸手拍开了他的手,气得哭了出来,对他喊出真正的心意:“你赢了,就算你是为了孩子跟我结婚,可我爱你,所以我输了,输得彻底!”

  “我没有为了孩子才跟你结婚,我要的从来不来就不只是孩子。”

  “你为了沈萌可以不惜跟我结婚,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不惜骗我对不对?!”

  “我如果只想要孩子我根本没必要跟你结婚!”

  “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说的话都不可信……”

  “好,我承认,我是为了孩子!”

  “你……你还说你不是为了孩子?!”沈青箩脸色大变,转身离开就要后退。

  顾少阳大声道:“我是为了要孩子绑住你,我怕你离开我,可你离不开孩子,所以只有牢牢抓住孩子我才能留住你!”

  沈青箩脚步骤然停下来,泪如雨下。

  顾少阳上前想抱她,但自己身上都是湿寒的寒气,他站在她身后说道:“我从来就不止想要孩子,如果必须选择,我只要你,青箩,我爱你,我爱你……”

  他走到她面前,伸出几近冻僵的大手,轻抚她苍白的脸。这次她没再挥开他的手,只是泪如雨下,任凭他亲手拭去她脸上的泪。

  “我爱你。”顾少阳无比诚挚地说道,将她的小脸,捧在掌心之中。

  她瞪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从他脸上看出怜爱、决心,以及懊悔。他的表情不再冷硬,额头抵着她,黑眸中无限深情。

  “我爱你。”他低下头,冰凉的唇吻去她眼睫上的泪,低声道,“爱上你之后,我从来只会为你心动,再也爱不上别人了。”

  这番话,他说得心诚意坚,惹得她的泪又淌了出来。

  “你这混蛋!”她哭着骂着,将他抱入怀里。

  顾少阳尽量不让自己太贴近她,说道:“我身上很冷,会弄湿你。”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她不管,紧紧地抱住冰冷潮湿的他,“这一辈子,永远都讨厌你!”

  他任由她骂着,靠在她耳畔,轻轻说了一句:“我这一辈子,永远都只爱你。”情难自禁,他将她紧紧抱入怀中,“对不起,让你那么难过。”

  “你不信任我!”她继续哭着指控。

  “原谅我。”顾少阳哑声说着,“我从来没有如此在乎一个人,在乎到胜过一切,在乎到如此贪得无厌又担惊受怕,你生气也好、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沈青箩……别离开我,我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你。”

  她将脸埋在他怀中,泣不成声:“可你从来不将我们结婚的事情告诉别人,你根本没有因为我们结婚而高兴不是吗?”

  他拥着怀里的小女人,将脸靠在她肩头上,歉然道:“我以为跟我结婚你觉得不幸福,我一直在等,等你说你爱我……你都没说,我害怕。”

  “笨蛋,笨蛋!”她也一直这么害怕着啊,沈青箩抱住他,深深又说一遍,“我爱你,顾少阳,过去十年来从来不曾改变,未来也不会变,我爱你……”

  顾少阳深深地抱住他,浑身都冰冷。

  唯独滑入沈青箩脖子中的泪水,滚烫,如同他的心。

  沈青箩微微错愕,想要推开看他的眼睛,他是哭了吗?

  顾少阳不让,紧紧地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笑着说:“女人,不要看……”

  但热泪继续往她脖子里滴落,芬芳又玫瑰的香气。

  沈青箩贴在他冰凉的脖子上,微微偏头,看到他耳边动脉的红色的纹路在逐渐消退,留下了细腻干净的皮肤,而且,他的身体越来越暖。

  沈青箩也终于再次热泪盈眶。

  她现在坚信,他的心结终于慢慢解开了。他没有骗她,她是他的心结,所以她毫不吝啬,在他脖子芬芳的皮肤之上落下温热的吻。

  “少阳……”

  再次在他背上一笔一划写下。

  我爱你,一直。

  寒冷的冬天终于过去了,春天到了,万物复苏,长平别墅里的草木开出的新嫩的绿叶,孕妇沈青箩最近嗜睡,现在还在酣然睡着……

  凌乱的短发,粉润的脸庞,因为害喜的阶段已经过去,如今她在慢慢的胖起来,顾少阳趴在一旁看了她很久,爱不释手低头有亲了她暖暖的唇一口。

  顾少阳生活很规律,先得更加帅气精神,麦色干净的皮肤毫无瑕疵,脖子之上曾经不肯消退的纹路,如今干净清爽。他从来不染发,黑色的短发剪短了一些,依旧帅气如故。

  大手轻抚沈青箩的短发,现在再也不会跟她说,把头发留长,因为不管是怎样的她他都爱极了,只要她也爱他,就没有必要让她像过去一样,因为他们只会越来越相爱……

  再次吻了吻她的嘴唇,沈青箩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抱住他,但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懒懒地抱着他半睡半醒着说:“你有完没完……”

  顾少阳宠溺说道:“吵醒你了?”

  “……呵……”沈青箩笑,抬头吻了他一下。

  顾少阳回应了一会儿,捞起被子盖好她:“你继续睡,我去看看沈萌。”

  “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老公。”

  “我的荣幸,大宝贝儿。”他起身套了一件外套,带上门下楼。

  春天的太阳显得格外温暖,顾少阳寻找了好一会儿没发现儿子的踪迹,叫了声:“沈萌……沈萌!”

  “我在这儿!在院子里。”

  顾少阳长腿迈步到了院子里,小海拿着小铁铲在挖土,旁边还放着几株小花苗,顾少阳走到他旁边看他已经忙出一头小汗问道:“你在忙什么呢哥哥?”

  沈萌回头看着他,笑得比春阳更耀眼。

  孩子长得真快,几个月如同脱胎换骨,已经满四岁的沈萌看着又长大了不少,沈萌说:“我在种花,送给妈妈还有妹妹!”

  好小子,体贴,这点随他!呃,应该随他吧。

  “需要我帮忙吗?”

  “当然!”

  顾少阳的加入,立刻让种花的力度加强了,没一会儿这院子里的花圃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两个大小帅气的男人穿着一样款式的衣服,在花园里忙碌的画面格外美好。

  沈青箩起来了,看着他们笑开了。

  顾少阳回头说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饿了?”

  “小梅在煮吃的了,我看你们晒太阳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沈青箩小腹微微凸起,一脸笑着看沈萌,“沈萌……”

  沈萌放下手中的铁铲,脱下手套跑过来,跟沈青箩亲嘴:“妈妈早。我爱你妈妈。”然后有亲了一下沈青箩的肚子,“妹妹早安,我是哥哥,我爱你。”

  沈青箩回应:“我也爱你,宝贝儿哥哥。”

  顾少阳蹲在地上栽花,看那小子真会争宠,顾少阳看沈萌帅气又得意地走回来准备带上手套继续干活,他忽而问道:“臭小子,你跟妈妈还有妹妹说了那么多我爱你,怎么不见你跟我说一下?”

  他也就随口一说,沈萌戴手套的手忽而停下来,然后将手套放在了地上,走到顾少阳跟前看着他,一双绿眼睛干净透明,白皙的脸颊慢慢染上一抹羞涩的红,却忽而凑过来亲了顾少阳的脸颊一下。

  顾少阳一顿,破受宠若惊。

  沈萌轻轻地说:“我爱你,爸爸。”

  顾少阳愣了半天,感动得眼眶微微潮湿,也不顾满手的泥将沈萌抱起来,高高地迎着阳光抛起来,朗声笑开。

  沈萌咯咯直笑。

  沈青箩的手轻轻覆在凸起的小腹上,看着眼前的画面轻声说:“妹妹,看到了吗?那是你的爸爸,那是你的哥哥,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人……”

  ——全书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暴少的娇妻,暴少的娇妻最新章节,暴少的娇妻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