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龙佳婿 第七百九十四章 皇帝的大礼

小说:乘龙佳婿 作者:府天 更新时间:2020-06-03 10:06:30 源网站:笔趣阁
  要是觉得朱大小姐只会任性撒娇……呵呵,那绝对会被人坑惨。

  就比如皇帝,那就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直接将了军。他倒不在乎花七会不会把他在清宁宫中的话转告张寿和朱莹,毕竟他自己也当着花七的面这么承认了,又不负责任地把清宁宫那烂摊子丢了出去,再加上对裕妃也吐露了实情。可他真没想到朱莹会这么“另辟蹊径”!

  面对那一双执拗而清澈的眼睛,皇帝哪里能说一个不字?要是他真觉得自己没错,就不会把三皇子这个太子丢在清宁宫陪伴太后一晚上,也不会在裕妃的劝谏下,让花七去清宁宫捎话说他去奉先殿呆一晚上了。

  于是,他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好,朕准了你就是。说吧,你几时请母后出宫,朕事先吩咐好锐骑营,让他们沿途护卫警戒,以免有人惊扰了太后,惹她老人家生气。”

  除了你,这世上还有谁敢惹太后生气?朱莹迅速斜睨了皇帝一眼,可到底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也没有拒绝皇帝的这番好意,只是却也额外补充了几句:“日子还没定,我祖母和娘回头也会去,秦国夫人还有江都王妃也会去,女眷多,女学附近本来就会派人清场……”

  朱莹井井有条地把清场和警戒等事情一一说清楚,见皇帝明显心不在焉,她这才气定神闲地说:“我这个督学御史本来打算亲自带队警戒巡查,以防有不长眼睛的人敢冲撞。皇上既然要派锐骑营,那么我得不客气地说一句,回头这队人马要交给我来管带指派。”

  “干脆就这样,就是上次我带去皇庄的那队人马,反正也熟了,比其他人用起来更得心应手。就这么说定了。”

  幸亏这是临时归你管,否则朕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咳咳,幸亏没说出来,否则他真得被气急败坏的小丫头狠狠咬上一口!

  皇帝心中庆幸,但脸上却从善如流似的连连点头,一副极其赞同的样子。直到朱莹一板一眼地屈膝行礼。说是要去清宁宫,就此告退,他赶紧答应下来,这才轻轻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可谁知道朱莹这才走出去没两步,竟是突然头也不回地轻吟了两句诗。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皇上,我娘从小一直都在寺中静修,我不是时时刻刻都能见到她,但这并没有丝毫减少我对她的孺慕,她回来之后,加倍对我好,我更是加倍孝顺她,哪怕出嫁之后,我也常常去看她陪她。而太后娘娘这么多年对您的付出比我娘更多,您不该那样说话,那也太过分了!”

  见朱莹说完就大步往外走去,皇帝不禁揉了揉鼻子,再次深深叹了一口气。又被骂了,昨天晚上一次,今天一次,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然而,高高在上的天子却并没有生气,因为他很明白一个道理,只要还有人敢骂他,那他就不至于独断专行到没人阻拦的地步。

  因此,等到朱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皇帝不禁伸手敲了敲旁边的铜罄。直到外间陈永寿忙不迭地闪了进来,他这才没好气地说:“莹莹闯进来你也好歹出个声,万一她遇到的不是老吴这种好脾气的,而是个暴脾气的,那岂不是要和这丫头硬碰硬吵个天翻地覆?”

  我就是看和您说话的是吴阁老,再加上朱大小姐一副你不放我进去我就闹事的架势,我才不得已放人的……

  虽然委屈极了,但陈永寿哪里敢置辩,少不得低头连声谢罪。而皇帝选中这么一个人留在乾清宫,就是看中人的老实本分,因而迁怒两句也就算了。毕竟,朱莹刚刚那悍然直闯明显也是要看人的,换成孔大学士在,她十有八九不会这么放肆。

  别看朱莹横冲直撞,这丫头聪明着呢!想到这里,皇帝再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才又问道:“莹莹是先来的乾清宫,还是先去的清宁宫?”

  昨天清宁宫中的那一幕,陈永寿并不知情,但皇帝大半夜的不睡觉却在宫里乱逛,在永和宫小坐一会儿就径直去了奉先殿,而太子此前也留在了清宁宫,他当然还是知道的。

  哪怕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至少知道,这肯定是出事了。于是,他刚刚也故意稍微离远一点,避免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而此时他开口回答,那更是多添了几分谨慎。

  “回禀皇上,虽然奴婢没来得及问过,但看大小姐来时那言行举止,应该是直接来的乾清宫,然后这会儿再去清宁宫。”

  也是,如果真的见了太后,刚刚朱莹这丫头骂得估计会更狠。当然也未必,太后素来是很多事情都不愿意声张的性格,说不定会轻描淡写,太子那就更加是为尊者讳的性格,绝对不会在背后说父皇。想到这里,皇帝就揉了揉眉角,突然问了一句非常没头没脑的话。

  “朕记得莹莹虽说嫁给了张寿,但应该还没来得及封诰命吧?”

  五品以上授诰命,六品及以下授敕命,对于大多数朝官乃至于妻母来说,五品是一道极大的沟坎,一旦一跃而过,就代表仕途全面打开,等再跃过三品之后,那就更是一片通达。但这并不代表,你当上五品官就能立刻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你一旦加官,妻母就水涨船高。

  因为除却皇帝特别优待,诰命封赠往往都是批发式的,每年固定时日,一封一大批,一赠一大批,否则一次封一个,吏部专门管封爵和袭荫事宜的验封司,估计能忙到昏死过去……

  故而张寿这才刚刚娶妻,朱莹这个新婚妻子毫无疑问还没来得及封诰命。一来张寿还没来得及给妻子请封,二来在大多数人看来,一个五品宜人对从前在京城横压一时的朱大小姐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还不如别提起惹人生气比较好。

  所以,皇帝这特地一提,陈永寿想起当初皇帝好像还赐过朱莹公主冠服,而朱莹却不怎么领情。于是,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旁敲侧击。

  “皇上,大小姐是还没有诰封……不过,这事儿应该不急吧?”

  见皇帝手指轻轻敲着扶手,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陈永寿只能硬着头皮再次提醒道:“都说夫荣妻贵,大小姐这么看重张学士,肯定是希望夫唱妇随。诰封的事情其实不急,等日后张学士当到一品太师的时候,谁能不敬她这个一品夫人?”

  “你还真敢说!你怎么知道他能当到一品太师?”

  皇帝哑然失笑,伸手点点这个低头作鹌鹑状的管事牌子,这才淡淡地说:“朕又没说,要封莹莹什么出格的诰命。你这么说,五品宜人的诰命封轴要是特地送去张园,确实有点别扭,这样吧,朕再给张寿一个职司!”

  然而,陈永寿此时非但没有释然,反而更加吓了一跳。

  张寿这年纪轻轻已经是东宫讲读官了,而且并没有经历过科场,却堂而皇之地在翰林院挂了个侍讲学士的名义,朝堂中当然很多官员都有意见,但之所以这些反对没办法奏效,那是因为张寿曾经前后两次解读过谁都解读不出来的密码,但最重要的是……

  三皇子极度推崇张寿这个老师,而且京城那些曾经一度被人认为无可救药的纨绔子弟们,竟是都对人服服帖帖,不说一个个都非常有出息,但都洗心革面,改过自新了!

  虽说这些学生在家族中大多数都是边缘人物——张琛这种奇葩除外——但也禁不住一个一个数量太多,而且抱团在一起,竟然也形成了一股很大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张寿还给张武和张陆找了两门世上顶尖的好亲事,怎不叫那些学生家里头心动甚至心折?

  于是乎,张寿就这么收获了一群分量不小的支持者,比方说襄阳伯张琼,人就在外头宣扬,张学士的事就是我的事,谁要是敢和他过不去,老子我打到你家里去。真是不知道楚国公那么持重到被人称之为胆小的人,怎么就有这样一个兄弟。

  陈永寿想着张寿那些不可小觑的支持者,却也不由得想到了张寿的那些政敌,因此哪怕刚刚已经拦住了一件事,他此时却不得不竭尽全力地试图再拦下皇帝的一时起意:“皇上,张学士管的事情已经真的很不少了,您之前不是还说,他一直抱怨实在太忙……”

  没等陈永寿把话说完,皇帝就呵呵笑了一声:“这家伙是惯会躲懒,如同算盘珠子似的,点一点拨一拨,这才会动一动。更准确地说,他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尽心竭力,其他事情压根懒得管。”

  “也就是那些实在是眼睛瞎了心也瞎了的家伙,才会提防他想要揽权争权。他这家伙,不给你躲事就很好了,还觉得他会揽权?他连国子监都不愿意呆,干脆另起炉灶躲开那边的倾轧,难道他在朝中呆着不顺利,他还能另起炉灶弄出一个朝廷来?”

  见陈永寿面如土色,皇帝却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大不了的:“既然他是老师的弟子,又号称算学奇才,那么,之前朕答应赐给老师的那些算学典籍,难道他不应该好好帮一下忙?反正半山堂那讨论,他已经找好了评判,布置了下去,那他就不用操心了。”

  “那些通译懂海外文字,但未必就懂全部国家的文字,更何况这些家伙对算学那是一窍不通,之前老师从古今通集库里找出来的那一套什么大部头,事后就大骂说当时翻译得太烂。既如此,张寿带着九章堂那些学生,好好翻译一下送进京城的这些书,难道不是最合适的?”

  嘴里这么说,皇帝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念头。等做成这件事,就和当年太祖皇帝让人编《四库全书》,等到太宗年间方才完成,但编书者却一个个都加官进爵一样,他给张寿提个一品两品的,那应该不过分吧?

  如今又不打仗,张寿又不是地方官,用别的借口来升官实在是不太方便……只能选取这种比较漫长,但也至少符合张寿路子的办法了。否则,他好心办坏事,朱莹说不定又会冲进宫来找他这个皇帝算账,这丫头真敢!

  于是,这天傍晚的时候,九章堂中刚准备宣布今天下课的张寿,就收到了皇帝打包送来的大礼——满满当当一车书!

  九章堂中这些一年级的学生可不是那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甚至于就连半山堂中的纨绔子弟都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书这玩意很贵重,价值不下于金银珠宝,因此张寿一出去,他们你眼看我眼,最后纪九带头,一群人一窝蜂似的跟着出去看热闹。

  而很快,二年级的前辈们也同样闻讯出来,然后,他们就只见正在翻书的张寿面沉如水,那张脸上看不见欢喜,反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这要是换成陆三郎在,早就大剌剌地上前去翻书了,可他们却到底还相对有规矩,最后,还是一个外来者打破了僵局。

  “这是皇上赏给老师的算学书?哎呀,皇上真是太器重老师了!”

  嘴里说着这话,刚刚闻讯也带了半山堂众人来看热闹的张大块头就凑上前来,见张寿没反对,他就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紧跟着,他就化成了泥雕木塑。

  而他这样鲜明的表情变化,别人自然看在眼里,有人因为疑惑而没有动,却也有人实在是好奇到心痒痒,尤其是看到张寿竟然没有责备那个大块头,于是也悄悄溜了上前,学着张大块头那样拿起了一本书,然后,却也是和某人一模一样的表情。

  随着这些半山堂的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陷入僵化状态,九章堂的众人渐渐也忍不住了。出身富贵的纪九当然不至于认为这书上施展了什么魔法,只觉得这肯定是写着那帮家伙完全看不懂的艰深算学知识。

  毕竟,刚刚那位来自宫中的陈公公前来颁赐的时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的是……算学典籍!就凭你们这些算学一窍不通的渣渣,看得懂这个?

  他轻轻哼了一声,昂首阔步地走上前去,随即一把从依旧还没解除石化状态的张大块头手中抢过了那本书。然而,只翻了第一页,他就觉得眼睛花了。虽说张寿教给了他们一大堆数字符号,所以这一页书上的大多数字符他都认识,可为什么合起来他就眼瞎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乘龙佳婿,乘龙佳婿最新章节,乘龙佳婿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