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流传千古的《破阵子》很快也传到了楼上李诗诗的房间里面。

  作为京师第一名妓,李诗诗对于诗词还是很有研究了,在见惯了写花鸟鱼虫诗词以后,突然见到了这样一首军旅题材的诗词,不仅也是心中一震。

  “这人写的这是什么啊?读起来干干巴巴的,一点也比不了崔浩公子和唐乐公子的。”春儿对孙安北还是有着不小的怨气,而且他确实是不懂这首词,所以毫不留情的打击起来。

  李诗诗笑着说道:“你呀,不要乱说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首词肯定会夺得头名的。”

  春儿微微有些惊讶,赌气似的说道:“居然这般的好吗?可是……可是读起来也就是那样嘛!”

  李诗诗没有搭理春儿,嘴中喃喃的说道:“这些年倒是很少有人能够写出这种豪迈的诗词了,了却君王天下事,这人难道还想去当武人不成?”

  春儿想了想,说道:“对了小姐,听说那人是从府州那边来的。”

  李诗诗点了点头,说道:“难怪能够写出这样豪迈的诗来,原来是从府州来的。”

  春儿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小姐,这人不会是今天的入闱之宾吧?”

  李诗诗点了点头,有些向往的说道:“真是有些小期待呢,这人的音律堪比柳布,诗词技压众人,能和这样的人交流一番,也是一件美事啊。”

  春儿听到李诗诗说的话,小嘴忍不住撅了起来,那个坏人,才不想让他接近小姐呢。

  陆观也看到了孙安北写的这首诗,起初有些不以为意,但是当他认真看完以后,不仅被震惊了,忍不住说出了那句欧阳修的至理名言:“老夫当避此人一头的。”

  王通在旁边听着陆观说的话,微微有些惊讶,对于唐乐和崔浩两人他是听说过的,但是孙安北这个人,他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时候有衙役小声的过来解释,原来这个孙安北是府州那边的人。

  王通皱了皱眉头,这可是大名府的鹿鸣宴,若是这头名被府州的一个小子给夺了去,那对于整个大名府可是一种打击,他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陆大人,某看唐乐和崔浩的这两首词便不错嘛。”

  陆观摇了摇头,说道:“这两首词只能说是一般,但是这首,水平之高,在某看来已经堪比东坡先生了。”

  东坡先生,就是指的苏轼,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要知道,苏轼被称为第一大文豪,他的诗词影响了至少五百年之久,现在陆观居然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比作可以媲美苏轼,这人的名头可是要起来了。

  王通的脸色有些尴尬,笑了笑,说道:“这些年,朝中讲究和平嘛,这样的一首词,很明显的和朝中的基调不符嘛,以某看……”

  “写诗便是写诗,不要掺杂任何的党争在里面,这才是做学问的态度,某便认为这首词写得好。”王通还没有说完,已经被陆观给打断了,他是文坛大家,做学问还是不错的,却是并不懂官场的这套变通。

  王通被抢白了一通,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早知道这人这般的顽固,他便不请他来当这个评委了,不过他当时也是没有想到,居然有府州那边的读书人压住了大名府的人。

  肖定南坐在孙安北的对面,笑着眨了眨眼睛,对孙安北说道:“安北兄这首词,足可以见到那位诗诗姑娘了。”

  孙安北笑了笑,说道:“某作诗可并不是为了见她。”

  肖定南对于孙安北有些好奇,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是帝王,在见到美人的时候,难免也会受到影响,但是这人居然对这个京师的第一美人没有丝毫的兴趣,她有些好奇的问道:“安北兄真的对这京师的第一美人不感兴趣?”

  孙安北翻了翻白眼,说道:“某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刚才不是解释过了吗?某对公交车不感兴趣。”

  肖定南有些疑惑,问道:“刚才便听到安北兄说这公交车,这是一个什么意思?”

  孙安北解释道:“某的老家有一种车,只要是你花了钱,都可以上这种车,这种车叫做公交车。”

  肖定南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这个比喻,实在是有些……”

  作为一个穿越者,后世的他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那个时候放浪形骸,经常浪迹于各大夜店,虽然说那些女人好多都是经过改装的,但是却是不得不承认改装后的都是美的,所以此时的孙安北虽然也喜欢美女,但是对于这种女人,却是没有了兴趣,毕竟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可是不会允许另外一个男人和自己分享一个女人的。

  “某吃好了,肖兄你呢?”孙安北对肖定南说道。

  肖定南没想到孙安北当真是没有去见那个李诗诗的意思,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便笑了起来,居然内心当中还有些小得意,说道:“某也吃好了,咱们走?”

  孙安北点了点头,率先从楼上走了下去,孙安北还有一种想法,要是再不走,会不会被这大名府的学子们给砍了啊,毕竟他一个外来人抢了大名府第一名的称号。

  李诗诗的房间里面,春儿一脸焦急的跑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把你给慌得。”李诗诗一脸疑惑的对春儿说道。

  春儿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对李诗诗说道:“小姐不好啦,那人走了。”

  “走了?”李诗诗有些惊讶的说道:“为何会走了?”

  春儿说道:“还能是什么,肯定是担心自己输了会丢人呗,这才会灰溜溜的走了。”

  李诗诗摇了摇头,对春儿说道:“你快去打听一下,这人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了。”

  春儿很快便回来了,对李诗诗说道:“小姐,只是听人说那人声称自己不喜欢公交车,然后便离开了,小姐,什么是公交车啊?”

  李诗诗摇了摇头,但是总觉得这个词并不是一个什么好词。

  “坏蛋,竟然这般说人家!”李诗诗咬着自己的银牙嘀咕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开局激活了最强大脑,开局激活了最强大脑最新章节,开局激活了最强大脑 笔下文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