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盛世 10,突袭

小说:空心盛世 作者:摇头晃脑 更新时间:2020-07-01 04:41:14 源网站:棉花糖
  战国元年正月十四夜,齐国与梁州交界的边城陇县。

  陇县与对面广元城的情况一样,陇县也一直屯兵不多,总三千人,负责日常的边境巡视及县内治安,而齐王西征,又抽调走了两千人,此时的陇县守军,一共只剩下一千老弱。丑时,刚响过五更的梆子声,陇县城头守军昏昏欲睡。一个齐兵被打更的声音吵醒,一边鼓鼓囊囊的咒骂,一边起身准备小解,正对着城外宽衣解带,一泻千里时,“崩”的一声,一支羽箭射入腹中,瞬间剧痛感传遍全身,疼的他直接弯腰跪地,但是他忘了,此时他正在城边,来不及呼叫,就一头栽下去,在下落的过程中,他看见不远处是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士兵,他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来,他也不能思考了,在人生的最后一段短暂的时光里,他的脑海一片空白。

  在战国元年正月十五的凌晨,三万梁州精锐边军,外加两万铁骑,悄然跨过边境线,出现在齐国境内。

  同时,本来径直南下攻击鲁卫的梁军八万精锐,突然插向鲁齐边境,然后于边境线上安营扎寨。鲁卫联军本来屯兵于梁鲁卫三洲交界,苦等梁军,听闻梁军调转方向,鲁王大喜,以为梁军怯战,与卫王说“梁军见我军姿雄壮,不敢来了”。卫王深以为然,连同林子杰等人一顿阿谀奉承。于是,鲁卫两王班师回国,设宴庆功,与手下彻夜吃喝玩乐,美食美人,络绎不绝。

  齐王得到消息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梁因为王下令,攻城之时,不计代价,立求迅速,且每攻下一个城池,立即封城封路,想尽一切办法封锁消息,尽最大限度压缩齐王的反应时间。而梁州军和丰州军一个东进,一个南下,短短一个月,两路大军如入无人之境,整个齐国北部,基本失守。

  彼时齐王正在每日接受全国各地不断汇聚过来的兵马,大将军黄屈之子黄铭领骑军先锋三万人到达以后,先行去往齐王处请罪,具言大军行军缓慢,家父已然尽力而为,大王一定要明察之类。而齐王每日安排新到兵马安营扎寨,已经焦头烂额,环顾左右,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帮上忙,每日请见齐王的各部将领络绎不绝,比如安营扎寨的地方了,粮草供应领取了,兵器更换了,等等问题,齐王早就烦了,此时见到懂兵事的黄铭,真当是见了恩人一般,于是一应大小事物,全然交给了黄铭处理,至于黄屈行军缓慢的事,容后再议。

  战国元年,二月初,黄屈比原定计划慢了将近一个月,到达和田。而且只带了一部分十万人不到的部队,本以为齐王会大发雷霆,不曾想到达和田几日,都不见齐王身影,黄屈无奈,只得安排各部队的安营扎寨情况。

  齐国军队,结构复杂,正规部队二十万,其中有五万骑军,五万水师。水师掌握在田氏手中,其余十五万步骑被黄屈统领。黄屈本来在梁,丰边境屯兵八万,齐唐边境是全部五万骑兵与两万守城步卒。

  而齐国对外声称七十万,实际上除了些二十万正规部队,其余都是各城池每年为了要军饷而夸大的数字,满打满算不过三十万人,都还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除了各城守军,还有有衙役,捕快,大户人家的家丁。

  齐王此次出征,将齐国国内的兵力部署全部打乱。先期的八万正规部队和十二万各地方军以及新兵之间因为各种军需物资分配问题,多次差点大打出手,再加上齐对此不闻不问,每次接见完新到部队,人就不见了。这种情况一直到黄铭带着三万骑兵的到来,才有所缓解。但是黄铭毕竟年轻,威望不够,只能用两万骑兵,将各部队隔开安置,每日粮草所需,自带一万骑兵护送至各路军各营。

  黄屈到达和田时,除了带来两万骑兵,两万南部边军,再加上一路收拢的各路兵马,总共将近十万人,加上齐王带来的二十万,黄铭的三万骑兵,小小的和田,总共聚集了齐国三十余万人马,另外还有十余万在赶来的路上。

  和田城外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军帐一望无际,齐国大将军黄屈看着眼神疲惫的儿子黄铭,伸手拍了拍黄铭的肩膀“辛苦了,你做的很好,走,去见大王。”

  黄铭见到父亲到来,也是松了一口气,“是,父亲。”

  两人一路骑马到和田城主府,现在城主府已经改为齐王行宫,然而父子两人在府门口等了半晌,根本没见到齐王,只有怜人将军红月代为传话。

  红月现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看着黄屈父子,背着双手,声音尖细“齐王说了,黄将军贻误战机,本应依军法从事,幸好梁军未动,黄老将军这才没有铸下大错。现在我大军大部已至,黄老将军当整顿好军队,将功补过才是。”

  黄屈低声道“领命。”

  红月见黄屈没反驳,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黄屈道“黄老将军,这次我王亲征,必定有很多地方仰仗将军的,还望老将军努力奋发才是。”

  黄屈不置可否,“军务繁重,红月将军若无他事,黄某告辞了。”

  “且慢,黄将军年事已高,多多注意身体才是,若有不便,大可直说,大王那里,红月还是能够说得上话的。”

  “告辞。”黄屈说完转身离去。

  红月站在台阶上,看着黄屈父子的背影,轻轻勾起嘴角,然后转身走进行宫。

  当黄屈父子再一次回到行宫门外的时候,已经是二月十六,行宫门口,还是红月在等着黄屈父子。红月二话没说,直接前面领路,边走边笑着说“黄老将军,几日不见,为何如此憔悴?”

  黄屈看起来风尘仆仆,这段时间剩下的各个部队人马陆陆续续到齐,同时各个部队的矛盾与日俱增,黄屈将大军分成三个部分,十五万正规军个五万骑兵放在首位,一应军需物资优先配送,而此次大军聚集,每日所需粮草皆为天文数字,周围各县早已不堪重负,相国田衡左支右拙,所以余下的各城池城卫军和新兵丁壮共三十万人的粮草就会偶有不继,人一饿,就会天不怕地不怕了,以至于经常发生偷抢粮草,打架斗殴事件,黄铭连同正规军将领多有表示愿意将本部军粮借调出去,都被黄屈置之不理。黄屈心里一清二楚,必须要保证正规军的战斗力,不然一旦发生战事,极有可能会全军覆没,但是指望剩下的部队?想想都可笑。

  此时红月问起,黄屈语气不咸不淡“不劳红月将军挂念,本将身子骨硬的狠”

  红月也不再废话,直接说道“将军可知大王此次召你前来,所为何事吗?”

  “不知,等会见了大王就知道了。”

  红月不再说话,到了议事厅,黄屈父子跪拜请安,齐王居中高坐,见到黄屈父子,微微摆手道:“黄老将军请起,赐座。”

  “谢大王”

  待到黄屈坐下,黄铭站在一旁。齐王说道“黄老将军可知,梁王率领梁丰两州兵马,已经攻占我齐国北部十几座城池了?”

  黄屈大为震惊,猛然站起身,“大王,此话当真?”

  “本王还能骗你不成?”

  “这,这,”黄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此刻齐国境内有多空虚,有多混乱,他比谁都清楚。

  “大王勿忧,末将马上集结部队,十五万边军,五万骑兵,快马加鞭,前去御敌。”

  “忧?本王不忧。本王的目的就是要与梁王决战,这次他竟然自找死路,哼,本王成全他。”齐王面色潮红,激动不已。

  “大王的意思是?”

  “他每攻占我一个城池,就要耗费兵力去守城,而我齐人忠义,齐兵勇猛,必定要他损失惨重,这次,将他引诱至我齐国境内,到时候我们再断其后路,围而歼之。”说着转头看向红月,“这叫什么来着?”

  红月掩嘴轻笑,“回大王,这叫关门打狗”

  “哈哈哈,对,关门打狗”

  黄屈看着这两个人,拱手道“大王,敢问这计策是谁所出?”

  齐王神色不悦“黄将军为何有此一问?”

  那晚,行宫门外出现一个人,扬言要见齐王,有要事相告。

  此人本名已经不为人知,因为善于奔跑,故而被世人称之为奔。一日齐王穿大红铠甲,骑大红马奔驰于山岭之间,故而一道人影闪过,齐王驾马追逐,往往刚见其坐在路边休息,纵马追时,人已数里之外,齐王准备放弃时,他又坐下等待,齐王一靠近,又出现在数里之外,如此反复几次,齐王气馁放弃,拔马离去时,他又出现在齐王身边,齐王好胜心起,纵马狂奔,其人两脚如轮,能与齐王齐头并进,后来,齐王停马,收为客卿。此次齐王出征,留奔于齐州城,令其往来传递消息,辅佐大公子齐庄处理日常事务。

  齐庄三十岁,与稷下院多位名人大家相熟,经常吃住在院中,又做的一手好文章,时人多称其德。

  梁王攻齐,虽然万般封锁消息,但是终归纸包不住火,齐庄得到消息时,一度以为是谣言。后经证实,齐庄惊慌失措,忙问与相国田衡,田衡深知齐国空虚,更怕到时候民众慌乱,殃及齐国腹地。于是一面让奔赶往和田告知大王和黄将军,并吩咐不许走漏消息,同时交代他一定要当面告知两人,另一面组织青壮于齐州城。

  当奔出现在和田行宫外时,接见他的是红月,红月问道:“何事如此着急,大王刚刚睡下,有事明天再说。”

  奔执意要见齐王,红月只是不肯,更命左右将其拿下,奔心急如焚,心想齐国安危系我一身,我一死固然不要紧,只怕误了大事,这红月是齐王的人,告诉他也无妨。于是将梁王攻齐与齐庄和相国交代事宜一一告知红月。

  红月听后,问道“就你一个人来的么?”

  “是”

  “那你下去吧”

  “可是大王和黄将军那里,,,”

  “大王和黄将军那里,我自会一并告知”

  “可是相国命属下一定要当面告知大王”

  “你,信不过我?”红月语气骤然转冷。

  “这”。

  “回去复命吧,让相国和公子庄不可轻举妄动,一切等大王定夺。”红月语气不容置疑道“我派两个人护送你回去。”说着一挥手,身后转出两个人

  奔迟疑了一下,终于是回答道“是”。

  红月笑着说道“你连日奔跑,劳苦功高,本来应该让你休息再走,但是事不宜迟,你早日回去,公子庄和相国也早日安心”。

  “多谢大人关怀,小人不累”!

  “真是忠勇之士,我大齐有这等豪杰,何惧那区区梁王”?

  奔听到红月如此说话,也备受鼓舞,“那就听红月将军安排”

  红月微笑道:“你们先骑马,然后等你恢复元气,再下马奔驰,如何?”说完对身边两人点了点头,吩咐道“你们两人,护送壮士回去”同时做了个隐秘的手势。

  两人低头领命,然后带着奔一起取了马匹,直接出城去了。

  这边红月看到三人离去后,转身走去齐王寝室。齐王正在熟睡,红月眼神黯淡,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齐王的脸颊,然后一路向下,手指划过齐王的嘴唇,思绪飘远,不经意间手上用了力气,齐王惊醒,一看是红月在身边。只见红月身穿红色丝衣,面白如雪,唇若涂脂,齐王一伸手,将红月揽入怀中,低头笑道:“月儿有心事?”

  红月低声回答道:“红月无甚心事,只愿这般永远陪着大王”。

  齐王大笑,“这是自然”

  “那大王会永远保护我吗?”

  “月儿放心,有我齐威一日,必不叫天下人欺负了吧”

  红月欣喜,正色道“大王,红月刚刚收到密报,梁王带兵攻下了齐国北部”

  “哈哈哈,不可能,梁王近在咫尺,被我大军吓得不敢轻举妄动,怎么会带兵攻我齐国?”

  红月脸色严肃,“大王,千真万确。”

  齐王看红月不似作假,瞬间起身,“传黄屈来见我。”

  “大王不必着急,我们大可在齐国境内消灭他。”于是两人一五一十商量起来。齐王兴奋异常,与那红月甚至还颠 鸾 倒凤的一番,嗯,颠鸾倒鸾?

  第二天,齐王召见黄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空心盛世,空心盛世最新章节,空心盛世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