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所有人都来了吴城

  孟小帅赶紧退回帐篷,对吴珉和章回说:“你俩快去看看!”

  吴珉和章回就跑出去了。

  孟小帅也跟了过去。

  白欣欣下了房车,气愤地说:“真他妈晦气!那个哑巴死在我房车上了!”

  再回到吴城。

  那个躺在帐篷里睡觉的周德东不是我,这时候,我和季风已经走进了火车站。

  这个火车站太小了,售票厅只有100平方米,不过窗明几净,甚至没人买票。

  我走到窗口,问:“有去敦煌的车次吗?”

  售票员很漂亮,她说:“有的。”

  我说:“今天的。”

  售票员说:“7天才有一趟车。”

  我懵了一下,赶紧问:“今天有去哪儿的车?”

  售票员说:“外面有列车时刻表,你看看。”

  我后退几步,果然看到了列车时刻表,吴城的火车只通往乌鲁木齐、库尔勒、敦煌三个城市。都是7天一趟,现在是6月10日,三趟车昨天刚刚发出,我们要等到6月16日!

  其他几趟车次全部通往一些不知名的小站。

  我回到窗口,又问:“这里没机场吗?”

  售票员说:“有个军用机场。”

  我说:“长途客车呢?”

  售票员说:“正在建呢。”

  我没辙了,说声:“谢谢……”然后,回到了季风面前:“这个小城市太可爱了。”

  季风说:“没车?”

  我说:“要等几天,继续住宾馆吧。”

  然后,我拉着她走出了售票厅:“今天,我陪你去逛逛吴城的商场,买点纪念品啥的。”

  她的脚步有点慢,显得心事重重的。

  我说:“有吃有喝,你担心什么呢?”

  她不说话。

  我突然说:“卡上是不是没钱了?”

  季风说:“够的。”

  我说:“那你怎么了?”

  她朝四周的脚下看了看,在寻找什么。

  我顿时明白了。

  令狐山藏在地下,我们不知道他的方位,他可能随时都追随着我们的四只脚。

  帕万死了。

  他是被人刺死的,胸口在流血,淌了满车厢。

  房车下,再次出现了那朵沙子雕成的花。

  章回拎着一把工兵铲,怒气冲冲地四处寻找。空天旷地里,只有两顶帐篷,一辆房车,一辆越野车,两辆卡车。根本不见古墓人的踪迹。

  周德东醒了,他走过来,看了看房车上的惨状,半天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默默地拿起一把工兵铲,走到不远的地方,为帕万挖掘坟墓了。

  章回也拎着工兵铲走过来,跟他一起挖。

  吴珉把孟小帅拉回了帐篷。

  孟小帅抱住了吴珉,哭起来:“吴珉,很快就要轮到我们了……”

  吴珉说:“你胡说什么!”

  孟小帅说:“你看我们现在剩下几个人了!”

  吴珉说:“周老大回来了,我们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孟小帅朝外看了看,低声说:“你确定他是……原来的周老大吗?”

  吴珉说:“你想说什么?”

  孟小帅说:“刚才,我们都在郭美和章回的帐篷里,只有他没跟我们在一起……”

  吴珉说:“他怎么可能杀帕万!”

  孟小帅说:“你再想想,季风和令狐山哪去了?”

  吴珉不说话了。

  孟小帅又说:“他这么准确就找到了我们,符合常理吗?”

  吴珉也警惕起来。

  孟小帅继续说:“他说过,他的身上流淌着古墓人的血统,他会不会投靠那群人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和他商量商量,都投靠那群人吧,至少不会死……”

  吴珉说:“你以为他们想拉我们入伙?他们是想一个个消灭我们!”

  半个钟头之后,周德东回来了。

  两个人不再说什么。

  周德东掀开帐篷的门帘,对孟小帅和吴珉说:“你们出来一下。”

  孟小帅和吴珉互相看了一眼,走出帐篷,看到大家都聚集在郭美和章回的帐篷里。他们也走进去了。

  周德东说:“现在,我们只剩下6个人了,都在,我跟你们说点重要的情况。”

  所有人都看着他。

  周德东说:“那群古墓人神出鬼没,我们必须立刻逃出去,不然都会死。”

  白欣欣说:“都是废话。”

  周德东说:“噩梦快结束了,我会把你们带出去。其实,季风和令狐山都已经出去了……”

  孟小帅瞪大眼睛:“他们怎么出去的?”

  周德东说:“罗布泊有个太阳墓,太阳墓的地下有很多条通道,其中有一条通道门口画着马,从那条通道钻出去,就能逃出这个鬼地方,到达吴城。我们从吴城继续走,最后会到达库尔勒——也就是我们出发的地方。”

  孟小帅又问:“你怎么回来了?”

  周德东说:“那条通道里没有氧气,我们的气瓶不够了,我回来找气瓶,没想到遇见了你们。”

  孟小帅说:“去哪儿找气瓶?”

  周德东说:“我们要回到那个湖。我在湖边扔了一个气瓶,我们必须找到它带上。一个气瓶不够我们这些人用,我们要想办法在湖里复制一些……”

  听到这里,每个人都急不可耐了。

  接下来,大家迅速拆掉帐篷,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四眼突然叫起来。

  大家看过去,四眼站在房车下的阴影中,冲着大家叫起来,好像在宣告它的存在。

  孟小帅说:“四眼怎么办?”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过了好半天,周德东才说:“它没法跟我们一起穿过那条通道。”

  孟小帅说:“你的意思是……把它扔下?”

  周德东说:“没办法。”

  孟小帅的眼圈红了。她想了想说:“把它带到那个湖边吧……”

  白欣欣终于把他的房车丢弃了。房车上死了两个人,他真的不敢再睡在上面了。而且,车厢里都是血迹,味道刺鼻,在旱极罗布泊,又没有水清洗。另外,到了太阳墓,所有人都要钻进地洞,所有车都要扔在荒漠上。

  一辆越野车,两辆卡车,朝着那个湖的方向,艰难地爬去。

  下午6点多钟,他们终于回到了那个湖边。

  那个湖风平浪静,似乎正在等着他们。

  大家从车上下来,顾不上疲惫,走到湖边,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气瓶。

  白欣欣说:“总共需要几个?”

  周德东说:“不知道。”

  白欣欣说:“那怎么办?”

  周德东说:“让我想想……”

  白欣欣说:“要不这样,你们把我送到太阳墓,我背着这个气瓶先跑出去,然后找到救援,回来救你们。”

  吴珉说:“为什么是你?”

  白欣欣冷笑了一下:“瞧,中国人都这德性……你不让我出去,大家都出不去啊!”

  吴珉很平静地说:“为什么不是我?”

  白欣欣说:“为什么是你?”

  吴珉说:“看,看,你也不同意了吧!”

  孟小帅对周德东说:“你说复制……怎么复制啊?”

  周德东说:“只要潜到这个湖底,就可以复制它。不过,潜下去的人也会被复制……”

  孟小帅立即就不说话了。

  章回突然说:“郭美,你不说你希望被复制吗?”

  郭美连连摆手:“我那是说着玩儿的!要是真出来几个我,那还不吓死我!”

  周德东说:“干脆,我们抽签吧。同意吗?”

  大家互相看,都不说话。

  周德东看看白欣欣:“你同意吗?”

  白欣欣说:“你问他们。”

  周德东问章回:“你同意吗?”

  章回说:“我同意。”

  周德东又看了看孟小帅:“你呢?”

  孟小帅想了想,说:“同意吧。”

  吴珉小声说:“要是出来几个你,必须有一个要嫁给我……”

  周德东又问吴珉:“你?”

  吴珉说:“不同意也得同意啊!”

  周德东看了看郭美。

  郭美说:“同意……”

  周德东把脑袋转向白欣欣:“剩你了。”

  白欣欣说:“能不能你们5个抽签?我愿意干任何事儿。”

  吴珉马上说:“不可能!”

  白欣欣瞪了他一眼,说:“抽吧抽吧,不信我那么倒霉!”

  周德东从车上找来了纸和笔,写了6张纸条,5个上,1个下,然后让大家抽。

  章回抽了一张,看了看,立刻露出了喜色。

  孟小帅抽了一张,也如释重负。

  吴珉抽了一张,没说话。

  郭美抽了一张,“哇”一声跳起来:“感谢……淘宝网!”

  剩下白欣欣和周德东了。

  白欣欣胆怯了,他说:“我放弃。”

  吴珉说:“不行!”

  白欣欣看了看他:“你把我推下去?”

  章回说:“是的,我会把你推下去。”

  白欣欣硬着头皮抽了一张,慢慢打开,突然看了看周德东,大声说:“你!”

  周德东打开纸条看了看,果然是那个“下”签。

  他说:“我下。”

  现场立刻充满了恐怖的气氛。大家不敢想,一会儿将出现很多个周德东。

  周德东正要背起那个气瓶,湖里突然冒出一颗很小的脑袋,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是那个小孩!

  孟小帅呆呆地说:“淖尔……”

  那个小孩慢慢上升,水面之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托举着他,他在水上“啪叽啪叽”地爬着,终于上了岸,轻松地抱起那个很重的气瓶,转身沉入了水中。

  大家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湖面一直平静。

  白欣欣突然对周德东叫起来:“你怎么不阻止他!”

  周德东把食指放在嘴上:“嘘……”然后,他全神贯注,继续观察湖面。

  大约20分钟之后,湖面“哗啦哗啦”冒出了20几颗小脑袋,每个小孩抱着一个气瓶,把它们送到了岸上,然后他们重新沉入水中,不见了……

  大家离开那个湖的时候,大概计算了一下气瓶的使用时间,竟然用不完,孟小帅特意在湖边留下了一个。

  她也没想清楚为什么这么做。

  也许在潜意识里,她有些担忧这次走不出去,所以她留下了一个机会。有气瓶就可以复制,没有的话,这个湖不可能像变戏法一样变出气瓶来。从某种意义上说,留下的这个气瓶就是一只母鸡。

  四眼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它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跟着大家跑来跑去,它趴在了一片芦苇旁,朝大家静静地看过来。

  孟小帅走到它身边,给它放下了一些吃的,四眼看都没看,依然静静地趴着。孟小帅跟它说了些什么,然后慢慢走回来,脸上都是泪水。

  周德东看了看大家,说:“现在,我们万事俱备,只差一件事了。”

  吴珉问:“是什么?”

  周德东说:“我们到了吴城之后,会看到季风和令狐山,还会看到一个人……”

  吴珉问:“谁?”

  周德东说:“周德东。”

  吴珉眨了眨眼睛,糊涂了。

  白欣欣眼睛一转,问:“复制的?”

  周德东说:“是的。”

  白欣欣竟然笑起来:“你怎么办?”

  周德东说:“大家要帮助我,把他杀掉。”

  吴珉说:“要是我们分辨不出来你们谁是真的谁是假的怎么办?”

  周德东说:“很简单,我们定个暗号。”

  吴珉说:“什么暗号?”

  周德东说:“三个字——令狐山。”

  吴珉说:“明白了。”

  这些事都是我后来知道的。

  当孟小帅他们奔向太阳墓的时候,我和季风已经吃过晚饭,坐在她的房间里聊天。

  季风不愿意出去。

  我们的房间在9楼,可能她觉得,9楼离地面远一些,离突然变成了老鼠的令狐山远一些。

  我们一起望着窗外,窗外灯火绚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罗布泊之咒第二季,罗布泊之咒第二季最新章节,罗布泊之咒第二季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