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剑长生 第一卷 参台 第三十一章 李软相邀

小说:问剑长生 作者:书上 更新时间:2020-07-05 09:15:51 源网站:棉花糖
  徐长生只看见谈笑对着他笑了一下,眼前的镜面便消失不见。

  乐安也有点难以置信,究竟谁才是这个小世界的界灵?随即消失前往了拱门所在。

  “参台秘境内部不稳,空间混乱,将于三日后正式开启,届时,只能归真进入!”谈笑略显尖锐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小镇。

  小镇的修真者们瞬间炸开,以往是只要来了穹虚界就都能进去的,修为不到归真,在外围寻猎便是,可没想到这次只有归真才能进入。

  这么说,三日之后,归真以下,都会留在小镇了。

  而知道的现在都知道了小镇的那个算命先生叫谈笑,是道教圣人,道门外门掌教,不知道的现在也知道了。

  圣人压一界,万物不敢。

  一切都归于平静,静静的等待着第四日的到来。

  贺大娘最近也少有出门,只是偶尔来徐长生家坐坐,唠唠家常。

  刚见识了什么叫圣人之后,贺大娘便来找了徐长生,想分享一下内心的惊讶。但其实更多的还是惊讶于谈笑的身份,不管是谁,若发现原本与自己身份差别不大,甚至还不如自己的人,内地里却还隐藏着另外一重高不可攀的身份时,心里都会有些难以接受。

  可来了之后却发现徐长生脸色苍白,表情木讷,甚至说话都有些费劲时,才真正紧张起来。

  毕竟谈笑那事,说来难以接受,但其实也并没有太大区别。

  就像高母与高荐之,说要去琥阳当什么大少爷和夫人,哪怕他们再怎么在小镇里头讲的天花乱坠,也没有多少人会羡慕。

  为何?因为实在隔得天远,小镇从来就没人去过琥阳,等他们俩一走,也就见不到了,甚至就当他们已经死去了也不为过。

  可若是他们搬到外头的山水县城当什么大少爷,那羡慕的人才多了去了,毕竟去琥阳的人没有,可去山水县的人多啊,基本上每天都有人去。

  届时,有人去到山水县,看见自己依旧是个农户,穿着破旧粗布,而平日里与之无异的高母,却是穿金戴银,出行还跟着几个丫鬟侍卫,那才羡慕哩。

  徐长生托辞染了风寒,贺大娘也不疑有他,只是叮嘱他要注意身体,顺便邀请了徐长生前去她家吃午饭。

  饭菜都只是平常,徐长生也没什么胃口,神魂的胀痛实在让他有些难以克制,连看桌上的菜肴都有些重影,好几次夹菜都是夹到了碗外头。

  只能强忍着吃了点午饭。

  回去家中,拿出李软的赠书,却也不便,总觉得一个个小字在书上跳舞,想抓却抓不住。努力了好久都没有效果,书上的小字反是越跳越快。

  最后实在看不下去,徐长生便躺在自家床上,回想着书上的内容。

  只是,现在真的连书都看不了了吗?

  ……

  月色轻柔,梁米躺在拱门之前的云梯上,看着比往日清楚了数倍的玉轮,十分惊喜,但也就惊喜了那一阵。

  “师父,你有没有去过那个大月饼上面呢?”梁米指着天上的玉轮问道。

  可也不敢像往日一般大声喊叫,因为现在对谈笑可谓是敬若神明,之前在城隍庙看到的那一幕,差点把自己的下巴都吓掉了,原来自己的师父真的是顶破天的那种。天上飞着那么多仙人,他只是压了压手竟然就都掉下去了。而且看他们那样子竟然还觉得理所当然。

  而后来把那扇拱门推上去的时候就更牛气了,简直是在小镇出尽了风头啊,只是很可惜的是那个把拱门推上去的不是自己。

  更可惜的是刚拜师的时候,自己觉得丢脸,都不敢在小镇说自己拜了谈笑那个坑蒙拐骗的老道士为师。等到谈笑出了风头,梁米准备去外面好好说道说道的时候,竟然直接被谈笑抓着脖子拎了上来,让自己陪着他看月亮。

  这是想干嘛?和我梁米干架?不过看看谈笑坐在那的样子还是算了,谁让他是自己师父呢?

  谈笑背对着梁米点了点头,“去过几次,没什么好玩的。”

  “哦,那好吧,对了老谈,你能不能再像白天的时候那样喊一句‘梁米是我徒弟啊’。”

  “可以啊,不过下面挺多我的仇人的,他们打不赢我,但是肯定打得过你的。”

  梁米有些气恼,“那你还是不是我师父啊,你就看着他们揍我不成?”

  “他们揍你,你就喊!”谈笑认真道。

  “喊?喊什么啊。”梁米摸着脑瓜子,愁的不行。

  谈笑打了个哈欠,“喊你师父是谈笑啊,你不是想让他们知道吗?”

  “喊了有用吗?”梁米探着脑袋问道。

  “你喊了就知道了。”

  “……”

  看着这什么都不在乎的师父,梁米真想狠狠地踹上他一脚。

  “我说师父啊,你能不能把徐长生也叫上来啊,我一个人可无聊着。”梁米数着天上的一个个星星,但没数几个便转身扑在云朵上撒欢。

  谈笑转头提起梁米,笑道:“何必叫他上来?你下去找他不就成了。”

  梁米四肢胡乱的挣扎,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谈笑走到云海边缘,手一松,一个人影便从云海上空直直地坠落了下去。

  ……

  “诶,灵儿姐姐,灵儿姐姐,你有没有看见有个人从天上掉了下来啊。”孙月璇坐在自家的床上看着窗外,抓着江灵的手臂晃个不停。

  江灵微微摇了摇头,“谈掌教怎么可能掉下来。”

  “诶,对了,灵儿姐姐,那个谈笑真的是圣人吗?”孙月璇突然很好奇,从床的另一端滚了过来。

  江灵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言语。

  江灵本就是清冷的性格,喜静不喜动,不过这也可能和她修炼的法门有关。

  但孙月璇却是个活泼的性子,经常是一个小嘴说个没停,连走路都是连蹦带跳的。平日里在家只能和孙桥斗斗嘴,可自江灵来了之后,孙月璇就缠上这个不爱说话还老喜欢坐着发呆的漂亮姐姐了。

  一开始江灵也不怎么愿意搭理她,但说的次数多了,江灵也会和她说几句,特别是发现她的天赋准备带她回仙宗之后,江灵也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毕竟,只有现在才真正算得上是同道中人。

  月上半梢,江灵正想起身告辞,却突然问了句:“月璇,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孙月璇盘坐在粉红色的被褥上,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想到在自家藏书楼里看到的一句话,脸色一红,轻声念了出来:“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说完就把头往被子里一埋,自己竟然把这么羞人的话说了出来,简直太丢人了,不过脑中又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一个夏日的午后,树影斑驳蝉声噪,荷花池畔少年郎。

  自己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吧。

  ……

  第二天早上起来,徐长生感觉头疼好像减弱了些,但也可能是习惯了。但看东西时的重影却依旧没有消失,徐长生只能希望自己休息几天,重影就能自己恢复。

  听说昨天荷花巷的那一场大战是古祜厉和李推打的,别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徐长生却是知道。于是准备今天去李推家看看,顺便散散心。

  一路上也是看到了些修真者,不过现在是安分多了,是真的安分,毕竟谁也不敢去捋老虎须。

  徐长生先去了趟城隍庙,本来是想找梁米的。却被唐宋告知梁米被谈笑带到天上去了。

  再一询问,才知道自己受伤的那个晚上,梁米竟然被谈笑收为了徒弟。徐长生自是一翻高兴,这下也好,至少梁米也有了个着落。

  听那些修士们说谈笑还是什么圣人,听这名头就应该很不一般,至少这样就没人能随便欺负梁米了。而且,以梁米那胡乱的性格,也算是有了个靠山吧。

  两人再聊了些别的,徐长生便起身告辞,准备去一趟李推家中。

  自从昨日身份曝光之后,李推也不打算在卖豆腐了,先前要卖是为了融入小镇,但现在大家都知道李推是仙人了,还在卖豆腐就不好了。

  一来是没必要,二来就算了磨出来了也没人敢来买了,平白浪费时间。

  李推一个坐在楼下发楞,等徐长生来了之后便看着他这幅病恹恹的模样,扬了扬手上的北葫,粗布少年摇了摇头。

  李推嗤笑一声,本以为徐小子上次喝了酒,现在就能爷们一点,没想到还是个软脚虾。

  木质的楼梯上响起脚步声,李软听见徐长生来了也从楼上下来,不过看见徐长生脸色苍白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疼,秀眉微蹙。

  见两人都完好无损,徐长生不禁松了口气,要是两人帮他去报仇还受了伤,徐长生就可真是百死莫悔了。

  随即笑了笑,“今天起来好了些,便想出来走走。也来看看姐姐。”

  摊在椅子上的李推听了把头一扭,哼了一声,徐长生哑然失笑,“当然也是来看看李叔叔。”

  李推立马把手一扬,“诶,别,我李某人可和你不熟,可别乱搭关系啊跟你说。”

  李软白了他一眼,“小长生我们去楼上聊吧,别理他。”

  李推却在后头阴阳怪气的说了句。

  “哟,现在就带人家回自己房间啦,也不管爹在外头了?”

  李软随手挥出一道匹练,扫在一旁的酒柜之中,顿时酒柜便空无一物。

  只剩下李推一人坐在那。

  心如死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问剑长生,问剑长生最新章节,问剑长生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