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宋 第5章 碎尸案

小说:刑宋 作者:沐轶 更新时间:2018-10-09 20:20:05 源网站:笔趣阁
  看完之后两人的印象都是一致的,凶手真是胆大妄为到了极点,碎尸都是抛在路边的石头上或者挂在树上,有几块甚至直接扔在驿道的路边。

  接下来,他们去查看的是发现无名女子尸体和那条腿的小桥边。这是在离城十多里路的山边一座小村子。也就是发现那条左脚的小桥附近。

  他们刚到小桥边,突然有人骑马远远飞奔,却正是带着捕头南宫鼎,他带着捕快查访到这里,得知卓然带着云燕来重新勘察现场,立刻骑马飞奔而来,远远的便欣喜若狂地高声叫道:“县尉老爷,我们,我们刚刚抓到凶手了!”

  卓然跟云燕又惊又喜,齐声说道:“凶手在哪?”

  南宫鼎飞马来到面前,翻身下马,喜不自禁地拱手道:“凶犯就在山脚下那院子里,就是按照老爷说得法子找到的。”

  南宫鼎将简单经过说了,却原来,南宫鼎将捕快分成两拨,一拨由南宫鼎带领,寻找尸源,另一拨由副捕头侯小鹰带着,身穿便衣,在小桥附近人家进行查访。

  按照卓然确定的方向,南宫鼎他们重点寻访城里的几家木匠作坊。

  以前他们查找尸源,除了没目标的到处打探之外,再就是在失踪者家人上报衙门的失踪人口里寻找,这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古代因为交通和通讯极度落后,外出走亲戚寻师访友,一两个月没音信都很寻常,外出游学、进京赶考之类的长途旅行,一年半载都没消息也并不奇怪。所以极少有人报官说家人失踪要求帮忙寻访,在这里查找失踪人当然很难有收获。

  而这一次,南宫鼎带人只是在木匠作坊这样小范围查问,反复盘问之下很快就有了结果,在一家木匠作坊里查问得知有个姓周的木匠有一天突然就不来做活了,之前应当结算的工钱也不来领。因为这周木匠是外地来做零活的,没人知道他家在哪里,住在什么地方,掌柜的乐得省钱,也不闻不问。

  于是南宫鼎立即重点对这家作坊所有人进行详细盘问,经过询问,查清楚了此人大致年纪、身高和长相。年纪、身高竟然跟卓然所说非常相像。

  南宫鼎等人非常兴奋,一方面叫来衙门画匠根据木匠们的描绘画出画像来,另一方面,根据木匠这个身份,在城里各个客栈巡查。因为木匠这个身份比较少见,各客栈住宿又是有登记的,掌柜和伙计对比较长时间住宿的客人印象也比较深,一听说周木匠,大致年龄长相一说,马上就说有这么个人,说他有一天外出就没回来,还有些东西放在客栈的。外出不归的时间正好是在小桥处发现那条小腿的两天前。

  南宫鼎马上让掌柜拿出周木匠的东西查看,在里面发现了一张借条,是别人借周木匠的钱的。借钱的人名叫吴老三。但是没有住址。客栈掌柜也不认识。

  南宫鼎还算脑袋瓜比较快,马上想到先前县尉卓然老爷说的,凶手很可能也是木匠,于是马上返回先前的木匠作坊,询问是否有一个叫吴老三的木匠。掌柜的和木匠们立即说有,而且就是他们作坊的木匠,只是在周木匠没来的第二天,他就辞工不做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同时,作坊的木匠还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说这吴老三和周木匠以前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吃饭。后来就闹翻了,好像是周木匠借了吴老三一笔钱一直不还,为此两人多次争吵。木匠们都听到的。这吴老三有个相好的窑姐,吴老三赚了钱就叫她到家里嫖宿。她或许知道吴老三的住处。

  这相好的窑姐倒是好找,因为这作坊里就有木匠也找她过夜的。在木匠指引下,很快便找到这窑姐,而窑姐当即告诉南宫鼎吴老三的住处,竟然真的就在小桥附近山脚下的村子里,而且就是独门独户,家里就他一个人。

  南宫鼎立即带着这窑姐赶赴城外小桥边山脚下那村子,侯小鹰他们正在这一带挨家挨户寻访,只是还没找到吴老三家。

  南宫鼎布置捕快将吴老三的宅院整个包围之后,这才带人破门冲了进去。吴老三正好在家,得知他们身份之后神情慌张语不搭调。南宫鼎马上指挥捕快对他家进行了搜查,在柴房便发现了一袋肢解的碎尸,已经发臭了。

  南宫鼎兴奋异常,正准备赶回去向卓然禀报,便得知卓然和云燕到这里来重新勘验现场来了。所以南宫鼎赶紧快马赶来禀报。

  听到破案,云燕兴奋之下,竟然一蹦三尺高,凌空做了个下劈的动作,这才轻飘飘落在雪地之上,问:“你们看了那袋尸骨了吗?有缺一条腿吗?”

  “看了,就是缺一条腿。我简单审讯了这小子,这小子对杀死周木匠,肢解碎尸的事实供认不讳。说他先扔了一只脚在小桥下面,想看看情况再扔,没想那只脚被人发现之后,衙门派人四处搜寻,他就吓坏了吧,剩下的尸骨藏在了自家柴棚,都已经烂了,臭的简直是让人没法忍受。”

  尽管南宫鼎嘴巴上如此说,可是表情却异常的兴奋,浑然没有半点因为腐败尸体奇臭难闻而无法忍受的样子,当然是归功于破案带来的惊喜了。

  云燕一挥手,道:“快带我们去看看。”

  刚说完这话,她感觉卓然只是伫立当场,并没有像她那般的惊喜,而且还微微有些诧异,忙用扭头望向卓然,问道:“县尉大人,你抓到了凶犯,难道不高兴吗?”

  卓然似乎刚刚从沉睡中猛醒过来,摇摇头,道:“这吴老三不是杀害枢密副承旨他们的人。”

  云燕吃了一惊:“为什么?”

  “根据他们的查证情况和凶犯的口供,吴老三杀死周木匠,是出于债务纠纷,而不是憎恨社会报复社会,这跟我们先前的判断不一样。另外,凶犯因为衙役四处查访而吓得剩下的尸块都不敢抛弃,这一点跟其他三件案子凶犯将碎石块直接毫无掩饰地抛弃在驿道边和城里主要街道上,两者心态完全不同,证明凶犯很可能不是同一个人,而是一例偶合的碎尸案。”

  云燕眼珠一转,低声道卓然道:“这个判断你先不要说出去。现在朝廷督办这件案子,你压力太大。可以借这件案子喘口气,赢得时间侦破其他案件。明白吗?”

  卓然点点头,没吭气。

  他们跟着南宫鼎来到山脚下那独家小院里,门口和院子里的捕快们一个个脸上都满是兴奋的笑容。这可是皇帝亲自挂牌督办的案子,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案子更让人悬心的呢,而现在真凶已经抓到,所有的人都可以长长的舒一口气了,所有的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卓然下了轿子,带着云燕迈步走进院子。捕快们见到他,赶紧躬身施礼脸上浮现出敬畏的目光,这可是从来没有的,因为若非卓然破获了这件案子,不然他们不知道还要挨多少板子呢,心中当然感激卓然。

  侯飞鹰副捕头忙迎了上来,陪着笑说:“恭喜县尉老爷,这件案子终于破了,这小子什么都招了,此刻刑房的冯老爷子正在审讯他做记录呢。”

  卓然知道这位冯老爷子是衙门刑房的负责人,相当于现在的法院邢庭的庭长。

  卓然径直迈步走进屋里,来到了负责审讯的屋子里。

  刑房司房冯老头和另外两个书吏正坐在一张长条桌子后面一边做记录,一边审讯。几个捕快正将一个中年汉子按在一条长条板凳上,轮着水火棍噼里啪啦往他屁股上狠揍,一边大声呵斥让他老实交代。

  这人趴在长条几案之上,一边惨叫着,一边不停断断续续说着案情。

  见到有人推门进来,冯司房扭头一瞧,却是县尉老爷,赶紧起身,躬身施礼说道:“拜见老爷,这厮已经全盘供认。”

  “所有的碎尸他都承认了吗?”

  冯老头颇为自豪的嘿嘿笑着说:“是的。这小子还算老实,什么都认了,所有的四件案子,包括杀枢密副承旨和御史中丞孙女的两件案子。我们从他屋里搜出了一袋腐烂的尸骨,是一具男尸。人赃俱获,无可狡辩。嘿嘿嘿。全靠县尉老爷明确指示,这才迅速锁定罪犯。”

  卓然拿过了桌上的那一叠记笔录飞快的看了一遍,然后一言不发的将口供放在了桌上,对冯老头说道:“先不要拷打他了,你们该问的都问清楚了。”

  冯老头有些意外,愣了一下,忙着急的说道:“可是老爷,小的还想问问他有没有其他案底,这小子这么凶残,肯定还犯有其他重罪呢……”

  卓然阴着脸一摆手:“本官自会处断。”

  眼见卓然脸色有些不善,冯老头不知道为什么县尉老爷会做如此反应,忙躬身答应,吩咐衙役放开按着的汉子。

  那汉子已经听到了卓然先前的话,仿佛凭空看到了生的希望,从凳子上翻身下来,不顾屁股大腿皮开肉绽,噗嗵一声跪在地上匍匐着叫道:“老爷饶命啊,我,我实际上没有杀其他人啊,我是被拷打受不了才承认的啊……”

  “你还敢狡辩,当真是不知死活,还想受苦吗?”冯老头厉声呵斥,顿时将拉汉子吓得一哆嗦匍匐在地,全身发抖,不敢再说。

  卓然冷声道:“行了,不要再对他动刑,押到一旁,听候本官传唤。”

  冯老头等人不敢多言,赶紧连声答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刑宋,刑宋最新章节,刑宋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