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之花世 第 367 章

小说:修真之花世 作者:红夜 更新时间:2018-10-08 00:16:59 源网站:笔下文学网
  在时起八岁这一年, 他的家庭多了一个新的成员。

  作为被收养的孩子, 这对时起来说有着巨大的心里压力。

  时然和凯特斯用两人的血脉培养了新的孩子, 这个孩子, 在这一年出生。

  时起八岁,这个孩子一岁, 两人相差七岁。

  在这个孩子出世前, 时然和凯特斯与他一起交流过很多次。

  他们对他说, 哪怕这个孩子出世, 他仍旧是他们之间的小宝贝, 他们是爱着他的。

  他们希望,他也可以爱着那个将要出生的孩子。

  时起表面上很镇定,然而他内心是惶恐的。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深刻的明白,他比他自己所想象中的还要依恋着收养他的两个父亲。

  为什么,他是这两个人所收养的,而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呢?

  时起是痛苦的,然而他习惯了沉默。

  在那个孩子出世的那一天,他偷偷躲起来无声地哭了很久, 他对自己说,哭过一次就是发泄,在这一次的发泄后, 他就要好好地爱那个新出生的孩子。

  怎么可能不爱呢?

  他是两个父亲所收养的孩子, 他没有他们的血脉, 然而, 那个新出生的孩子是有的。

  那个孩子,拥有着他最爱的两个人的血脉,他怎么可能不去爱那个孩子呢?

  在爱着这个孩子的同时,他也是嫉妒这个孩子的。

  他想,从此以后,他要将自己的嫉妒收起来,默默地守护这个孩子。

  哪怕不是可以,时起也经常听到一些人说,在一个家庭收养了一个孩子之后,如果他们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就会对收养的孩子收回所有的爱。

  时起心里知道,时然和凯特斯并不是这样的人,然而,不安这种情绪是根深蒂固的。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对自己说,哪怕两个父亲更偏心那个孩子,这是正常的,并不是因为那个孩子拥有两个父亲的血脉,而是因为,那个孩子还小。

  就是这么简单。

  那个孩子终于出生了。

  白白净净,集合了时羽爷爷和时然父亲最好的地方出生的一个小男孩。

  容貌精致可爱,皮肤白皙,仿佛是画中的精灵,好看的不真实。

  不得不说,面对一个好看的人,会下意识便对其产生好感,时起每次看着这个与自己差了八岁的弟弟,感觉他可以理解在过去,为什么在他的冷漠下,那些孩子还是会想着靠近自己了。

  因为,即便是他,现在面对这个可爱的孩子的时候,都是满心的爱。

  两个父亲在讨论,要给新出生的孩子取什么名字?

  忽然,时然父亲目光转向他,询问他,要给这个孩子取什么名字?

  他愣了一下,看着被时然抱在怀里的孩子,思考了一下,他说:“时珍。”顿了一下,他又说:“还是时宝宝吧。”

  时然:“……”

  凯特斯:“……”

  时然和凯特斯有瞬间认为,这个孩子其实是在开玩笑的吧?现在还有哪家的孩子叫宝宝的?

  然而,紧接着,他们就见时起目光温柔地看着时然怀中的孩子,说:“珍宝的宝,珍是珍珠的珍,不适合男生,所以还是宝宝比较好,是珍宝的宝,也是宝贝的宝。”

  时然和凯特斯对视了一眼,时然微笑:“好,那就叫宝宝吧。”

  直到这个时候为止,时起都不认为“宝宝”这个名字有哪里不对。

  直到不久的将来,他听到同班同学有母亲称呼自己的孩子为“宝宝”时,班级里很多学生都嘲笑那个孩子已经这么大了,还没断奶,直到现在还被叫宝宝,他才知道这个名字似乎……

  特别地幼齿。

  时起想,时然是全宇宙最温柔的人,所以,在他给时宝宝取名,而且还取了与金宝宝撞名的名字后,时然还会点头允许。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称呼金宝宝为金宝宝了,它已经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现如今,金宝宝已经不再被称呼为金宝宝了,它已经成长为金凶残,被称之为金了。

  时间缓缓流逝,一转眼,五年过去了。

  他已经十三岁了,而他的弟弟,也已经五岁了。

  两人是同一所学院的学生。

  他是初等部六年级的学生,这一年,时宝宝刚进入爱诺儿学院的幼稚园。

  时宝宝很可爱。

  这世上有一种眼叫滤镜眼,在时然凯特斯,以及时起的目光中,时宝宝全宇宙最好看的孩子。

  事实的真实情况是,时宝宝刚出生时确实非常可爱,不过那是属于孩童的可爱,实际上这个孩子更像凯特斯,长得是不错,然而也就是一般可爱。

  自家孩子到底长什么模样,时然和凯特斯心里是有数的,然而时起心里是一点数都没有,他认真认为,时宝宝就是宇宙无敌可爱的孩子。

  每次他与时宝宝走在一起时,感觉全世界都在觊觎自己家的孩子。

  在时宝宝进入爱诺儿学院后,时起更是对自己说,他要保护好这个孩子。

  想法很美好,现实却充满了残酷。

  时宝宝在家是所有人心中的宝贝,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谦让着他,在这一点上,时起做的特别明显。

  时宝宝做什么都是对的,如果他做了错误的事情,也肯定是被坏人引导着的。

  这样的时宝宝,理所当然成为了熊孩子。

  熊孩子进入爱诺儿学院的第一天,爱诺儿学院一片混乱,时宝宝被好几个孩子联合攻击,顿时被凑的哭爹喊哥哥了。

  时起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跑过来找时宝宝,在时起赶过来的时候,时宝宝已经被几个孩子打成了熊猫眼。

  时起很生气,这是他鲜少有的情绪剧烈起伏。

  他一生气,凭借着大人的身躯,硬是将几个欺负时宝宝的孩子打成了熊猫眼一二三四五号。

  时宝宝高兴了。

  时起眯起眼睛,威胁恐吓了这个班级里的小朋友们不许欺负孩子们后,回到了自己的班级。

  时起前脚才离开,相关时起做的事情便传遍了整个爱诺儿学院。

  时起被整个学院通校批评,还被叫来了父母。

  那些孩子被时起打了的孩子们的父母们也红着眼睛来了爱诺儿学院,说要见时起和时起的父母。

  这些孩子们的父母并没能见到时然与凯特斯,毕竟两人身份特殊不方便出面,代替时然和凯特斯出面的是家庭管家。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时起郑重地给那些孩子们道歉,说了对不起。

  时宝宝委屈地嚎啕大哭,他认为哥哥没有做错,然而,哥哥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这并不是终结。

  在时宝宝进入爱诺儿学院后,几乎可以说,这是爱诺儿学院的灾难开始。

  时起太护短了,时宝宝太熊了。

  时宝宝气不过,他又跟那些孩子们掐架,结果又被揍了。

  时起发现后,他生气地再次胖揍了那群揍了时宝宝们的孩子,紧接着,那些孩子们在爱诺儿学院的兄弟们也胖揍了时起一顿。

  在被那些人胖揍时,时起没有反抗的能力,或者说,他不愿意反抗。

  那些孩子的哥哥们,有神图系的学生,有机甲战斗系的学生,有音乐系的学生。

  而时起,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听到那些人说,他区区一个普通班的学生,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敢对他们的宝贝出手。

  时起没有实力反抗。

  或者,更准确一点的说法是,他不愿意拥有反抗的实力。

  他是神图师,他拥有神图师天赋,只要他愿意,他注定能成为最强的神图师,然而,他不愿意。

  他抗拒神图,也抗拒着已经与神图密不可分的机甲。

  实力是什么?

  灾难的象征?罪恶的起源?又或者……

  它是报仇的最基本筹码,也是自我保护,保护所爱之人的根本。

  现如今,贝尔星域一片繁华,还需要什么实力来进行自我保护吗?

  时起一身伤。

  时宝宝看到时起一身伤,顿时哭地稀里哗啦地,他以稚嫩的声音对时起说:“哥哥哥哥,打在你身上,疼在我心里。”

  时起就跟过去一样,他不会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情绪,他能做的就是将孩子抱起来,然后摸摸他的头。

  在这次遍体鳞伤后,时起带着时宝宝一同去了越时公司。

  这是时然在很久很久之前创建的公司,如今的规模已经非常大了,这里有许多的高级机甲制造师,同时每天还有许许多多的机甲战斗师。

  除了这些机甲战斗师外,还有许多神图师愿意出入这里。

  这些神图师会出入这里,一部分是为了卖掉自己神图,购买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与此同时,他们还会在这里挑选一些机甲战斗师,与之进行战斗。

  时起带着时宝宝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有诸多人在出入。

  那些人看到熊猫眼的时起带着熊猫眼的时宝宝,目光疑惑地看着这两个人,因为这两个孩子从来不来这里,再加上时然和凯特斯对两个孩子的保密做的好,所以并没有人认出这两个人。

  时然和凯特斯做到了让这两个孩子在外界能够以着普通孩子的身份来成长的一切。

  诸多人频频朝着两个孩子看过去。

  有一些大人悄悄地说,那两个孩子一看就是熊孩子,看他们那熊猫眼就能够看出来了。

  他们以后养孩子一定要注意一些,不能让自己孩子变成熊孩子。

  时起带着时宝宝去了前台。

  前台工作人员微笑看向时起,说道:“你好,小少年,请问一下,你带着你的弟弟来到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时起说道:“你好,我……”

  时起双唇微微开启,他想说,他来到这里是想要了解一下神图师,也想要了解一下机甲战斗师的。

  可是,他对神图有着本能的恐惧,所以他害怕,因此不敢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但是,不行。

  他是需要实力的。

  害怕,恐惧,不愿意面对,这是不对的。

  没有足够的实力震慑那些人,他要拿着什么保护时宝宝?

  难道他要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孩子当着他的面殴打时宝宝吗?

  那些人是怎么称呼时宝宝的?

  他们说,时宝宝是那个阴沉长得丑没什么优点,还是普通人的时起的弟弟。

  他是那个恶心的时起的弟弟。

  他内心是难受的。

  他其实,想要成为让时宝宝骄傲的存在。

  他想要拥有足够的实力来保护时宝宝。

  时起双唇微微开启,在小片刻的沉默过后,他说道:“我,想要成为神图师,又或者机甲战斗师。”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说道:“你是要报名培训班吗?”

  越时公司确实是有开培训班的,不过在隔离楼,并且培训班里招收的孩子们都是越时公司中的人,并且,每一个孩子基本都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了。

  时起犹豫了一下,他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微笑给时起指路,告诉时起要去隔壁楼报名。

  时起闻言,乖乖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去了隔壁楼。

  在报名的时候,那位引领时起的工作人员询问时起,他父母有没有跟着一起来?

  时起摇头。

  工作人员让时起开启个人信息页面,他在收取时起的报名费之前,需要查看一下时起的一些最基本资料。

  时起闻言,将自己的个人信息页面开启,工作人员这一看,特别的无语。

  工作人员说道:“在你来到这里之前,你或许应该要了解一些最基本的事情。”

  顿了一下,工作人员继续说道:“在你报名培训班之前,首先,你要拥有相关这一方面的天赋。”

  时起双唇微微开启,他想说他无法确认自己是否有机甲操作天赋,但是他确实是拥有神图天赋的。

  可是,一旦说了这样的话,他就一定要去进行测试。

  神图师的神图测试,是神图师将自己的神图虚影弄出来,被仪器进行种种扫描。

  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将自己的神图给释放出来了?

  现在的他,还能够将自己的神图给释放出来吗?

  五岁,到现在,他已经十三岁了,足足八年的时间,他没有释放出过自己的神图了。

  八年,他到现在也才十三岁而已。

  事实证明,他是没有办法释放自己的神图的。

  在测试中,他无论如何努力,他都没有办法释放自己的神图。

  工作人员询问他,他真的已经开启了神图师天赋吗?正常来说,一个拥有这一方面天赋的孩子在释放出自己的神图后,在接下来应该是能够很轻易地释放出自己的神图的。

  时起抿抿唇不说话,他仍旧很努力,然而,做不到。

  工作人员双唇微微开启,在他想要对时起说,等你下次真的能够释放出自身神图之后再来这里尝试报名时,他忽然听到时起一本正经地说:“我要走后门。”

  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越时开启到现在,从来没让人走过后门。

  在小片刻的沉默后,他说:“我想,你……”

  工作人员刚要说出拒绝的言语,他就看到时起再一次打开了相关自己个人信息栏。

  工作人员看过去,在分类中,这个孩子属于普通人。

  嗯,没看错,这孩子就是一个普通人。

  紧接着,工作人员就眼睁睁地看到了时起开启了自己的父母栏。

  点进去,工作人员看到了这样的信息。

  父亲:时然。

  父亲:凯特斯,时。

  …………

  ……

  数据不可能是错的。

  在相关父母这一栏外,除了时然与凯特斯的名字外,还有两个人的照片,所以,也不可能是同名同姓。

  这个时然,这个凯特斯,就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时然和凯特斯,他的大老板。

  大老板家的小少爷说,他要走后门,难道还不能走后门吗?

  肯定是可以的啊。

  工作人员恍恍惚惚茫茫然然给时起,连带给时起的小跟班时宝宝一起办了一系列的手续。

  办好了手续,工作人员带着时起和时宝宝一起去了培训班中。

  在路上,时起对工作人员说,希望他不要将自己以及时宝宝的身份说出来,因为他不愿意应对接下来他人的殷勤,这对他来说都是不必要的麻烦。

  工作人员立刻点头应“好”。

  在时起带着时宝宝去工作室时,工作人员下意识盯着两人的面容看了看。

  在他看来,时起看起来很平凡普通,无法想象,这样的孩子竟然是那个美到令贝尔星域人惊艳的时然的孩子。

  他目光一转,又看了看时宝宝。

  相对比时起的普通,时宝宝看起来可爱了许多,然而,距离时然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工作人员将时起和时宝宝送去培训班后,他就离开了。

  负责带时起和时宝宝的培训班老师是一位大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原本以为时起和时宝宝被送来这里,这两个孩子应该是天才,虽然时起看起来年龄有些大,不过这些都没关系,只要天赋足够好就可以。

  然而让这位老师内心崩溃的是,原来这两个新人甚至都没有办法弄出自己的神图。

  在知道时起和时宝宝的情况后,这位老师询问工作人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想起时起当时叮嘱的话,犹豫了一下,他并没有说出两个孩子的身份,只是简单说,这两个孩子是走后门进来的。

  思考了一下,工作人员又说,这两个孩子的后台有点硬,可以说非常硬了。

  培训班老师闻言,整张脸都黑了。

  张老师沉下脸,他说道:“第一次听说我们越时公司旗下的神图师培训班还能有人走后门进入。”

  工作人员轻声叹了一口气,他说道:“过去没人能够通过走后门进入,只能说那些孩子的后台不够硬而已。”

  张老师:“……”

  张老师总感觉工作人员这话说的哪里不对,但是一时之间,他竟无可反驳。

  时起带着时宝宝来到越时公司的第一天,他并没有参与到训练之中。

  他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在这一栋楼中逛了逛,拿到课程表后便带着时宝宝离开了。

  培训班的课程表是每天晚上四点到五点半,一个半小时,偶尔会加课,加课的话就是四点到五点半,五点半到七点是休息时间,学生可以在这个时间解决晚饭,之后七点开始加课到八点,甚至是到九点。

  爱诺儿学院普遍下午的课程比较短,普遍三点多,快的时候两点多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

  翌日,时起带着时宝宝一如既往地去上课。

  今天跟过去一样糟糕,他的听力很好,他听到许多人的窃窃私语声。

  在过去,他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可以无视所有的人,但是现在,只要有时宝宝在,他就无法无视那些人。

  他听到有些人暗地里对他指指点点,有人说,你们看,他身边那个小孩就是时宝宝,这名字真土。

  有些意外,那恶心的时起竟然有一个还算可爱的弟弟,不过那弟弟脾气真糟糕。

  …………

  ……

  时起眉头微皱,他很生气。

  他可以忍受那些人说他的坏话,然而,他却听不得那些人说时宝宝的坏话。

  很生气,想要发泄自己的愤怒,但是在没有足够实力的情况下,他什么都做不到。

  那些人的交谈声在持续。

  都是不怎么好听的话,其中有一句话,让时起感觉心堵得慌。

  他们说,时宝宝有这样一个哥哥,他未来的人生不会好过的。

  时宝宝会被孤立。

  时宝宝会被班里的学生欺负。

  真倒霉,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他有那样一个哥哥。

  时起是在同学们的孤立之中成长到现在的。

  他从来没有在意过,或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完全都是他有意为之。

  他不想要朋友,也不愿意要朋友,因为不愿意失去。

  如果可以选择,他一开始也不想要时宝宝这个弟弟,并不是因为时宝宝剥夺了两个父亲的爱,单纯是因为害怕失去,恐惧失去,然而,这不是他能选择的,他一开始就承担了这个责任。

  他需要保护这个孩子,也必须保护这个孩子,可是,他却没有保护他的实力。

  时起想,如果时宝宝被班里的学生孤立了,怎么办?

  他能忍受的了他人的孤立,时宝宝可以吗?

  只是想一想,时起就感觉心痛难受,但是他却不知道要怎么办。

  与前几天一样,今天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天。

  时宝宝上房揭瓦胖揍班里的孩子,然后班里的孩子胖揍他,作为哥哥的时起以大欺小,紧接着他又被一群同龄的孩子们给教训一顿。

  步骤一模一样,与前几天不一样的是,他们这一次完全避开了老师的目光。

  晚上下课后,时起带着时宝宝一同去了越时培训班。

  时起想,哪怕他再不喜欢,他也注定走上成为强者的一条路。

  他忽然就想起了曾经凯特斯对他说的一句话,那是在他从幼儿园进入初等部进行分班时,他坚定要进入普通班时凯特斯对他说的话。

  当时,凯特斯父亲询问他,为什么不进入普通班?

  那个时候,他说他害怕神图,恐惧神图,所以,他不愿意加入普通班。

  顿了一下,他又对凯特斯父亲说,在他看来,力量其实是灾害的根源,因为实力强,所以野心会大,战争争执将永不停歇。

  所以,他不愿意追求力量,也不想要力量,他只想平平淡淡地过下去。

  当时,凯特斯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他说,当你有足够强大力量时,你将无所畏惧,你可以守护你想守护的一切。

  时起想,当时他的他并不懂凯特斯的这句话,又或者说,当时的他是不愿意去懂去理解的,然而现在,他懂了。

  有些时候,哪怕从心底厌恶厌倦,然而,力量却真是必须的。

  时起带着时宝宝去了培训班

  时起进入的是越时公司的精英培训班,在他进入这里后,他竟意外的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

  那几个熟悉的人都是爱诺儿学院的学生,其中有一个是他过去的同班同学,剩下的都是学长,有过几面之缘,但是不认识。

  最近这一段时间,时起和时宝宝的事情在爱诺儿学院闹的很厉害,时起被当成典型,被学院批评,因此,基本上大半个爱诺儿学院的学生们都知道时起的存在。

  他们多多少少听说过相关时起的一些事情。

  这个学生阴沉寡言,不擅长与人交际,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一个普通人。

  为什么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可以出现在这里?

  喜欢机甲之越时请大家收藏:()机甲之越时更新速度最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真之花世,修真之花世最新章节,修真之花世 笔下文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